星期日, 12月 17, 2017

余光中先生逝世

  晚上已從智能電話收到余光中先生逝世(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晚上十時)的消息,早日讀報AM730文壇巨匠── 余光中病逝報道較詳細。知道余光中從「鄉愁四韻」開始,慚愧對他的作品認識有限。
  工作時偷閒上網閱讀兩篇文章陶傑:拈花微探余光中陶傑:詩心碧海,天眼紅塵,以紀念。

星期六, 12月 16, 2017

聖路加聖母教堂


  沿聖路加拱廊上山也相當吃力,有幾小段較斜,幸好一面跟著聖母與耶穌的生平事蹟,大概能猜想尚有多遠才到達終點。
  上山初時雖烏雲密佈,可間中亦見陽光,誰料快到山頂之時下起雨來,不知是否和地理有關,西南面有高山分隔,雲層容易積聚,所以雨水較多,怪不得這座城市的樓宇多建有拱廊,有如中國南方的騎樓,遇上下雨天氣,沒有帶遮也可躲避。
  而由市區興建這條長約四公里六百六十六個拱廊直通山上的聖路加聖母教堂,為的是保護遊行上山的聖像——教堂保存的一幅創作於十二世紀拜占庭風格的畫作《聖路加的聖母》(見維基百科)。
  這座教堂建於1723年,雖然山頂本來的教堂已存在了一千年左右,所以覺得較新穎,同時亦可沿樓梯登頂,但不是最高點,而是建築物近頂部的天台,好天氣時可遠眺博洛尼亞城市的景色。《聖路加的聖母》畫作藏於聖壇,見前排有幾位修女正在祈禱,不想騷擾沒有走近。
  見雨勢時大時細,加上剛才等巴士等得太久失去了專注,略為參觀便沿路離開,感受他們朝聖時所走過的路。

星期五, 12月 15, 2017

聖路加拱廊


  58號巴士站牌寫明二十分鐘一班,那麼預計最多等二十分鐘便有車,於是在車站附近閒逛,沒有幾間商店,牆上亦有點破落,從這裏開始已有一段帶屋頂的走廊直通上山,至於是否正確暫時未知,只好繼續等候上山巴士。
  等了二十分鐘仍未見,決定再等十分鐘,如果不見不車,只好徒步上山。結果在巴士站前後等了近四十分鐘,浪費了太多時間,無可奈何向一對男女問路,他們指著這條路說,沿著這條路走到終點便可到達聖路加的聖母朝聖地
  於是開步走,行行停停,一面欣賞屋頂的建築以及牆上的繪畫,雖然不十分美麗兼日久褪色,但是從第一幅開始(相信是第一幅)講及天使報喜一直至聖母升天這一段事蹟,好像一共有三十多幅繪畫,其中包括耶穌降臨及釘十字架,能夠走一段路認識一段感人的歷史故事,上山的路走來比較吃力,但也不枉此行。
  走了一段回頭一望,剛才向他們問路的男女同也朝著山上走,而且不時也見一個人或兩個人往上走和走下來,更有人來回跑步,看來這條有六百六十六個拱的聖路加拱廊,已成為當地人靜思或傾偈談心和鍛鍊的一個好去處。

星期四, 12月 14, 2017

搭巴士


  安頓好之後立刻出發,第一個要去的地點在山頂,根據查得資料說有巴士上山,省卻三公里半的上山斜路。
  先在書報攤買了張三日票,然後在市中心乘20號巴士(Casalecchio方向),至Villa Soada落車,如果不想行路,可轉乘58路上山,因不是終點站,注意落車便行。
  博洛尼亞市中心的一條大路並不是全天可以行車,在某一段時間或會封閉,只准巴士行走,但在星期日和假日則全日禁止行車,方便行人。這時巴士和汽車都改在與這條大路平衡的另一條路行走,所以巴士來回有時候並不在同一條路上。
  20號巴士不難找,班次亦多,同樣乘客也多,千萬不要忘記上車後打票,不然會被重罰,來到遙遠的地方可要做個文明人,搭車一定要買票。
  巴士行走了約二十分鐘,看來已到達附近,站與站之間距離有些不太遠,究竟在哪個站落車才正確呢?最佳方法:問。可是無論我們怎樣說他們都未必知道我們想講甚麼,於是只講「聖路加的聖母朝聖地」(Santuario della Beata Vergine di San Luca)中的「San Luca」,旁邊的一個大嬸立刻明白,指示我們下個站落車,然後自言自語講著「San Luca」。
  原來這裏真的對博洛尼亞這麼重要,難怪個個都識,而且一聽名字已變得十分熱情,將原本比較冷漠的氣氛變得暖和起來,十分感謝他們。

星期三, 12月 13, 2017

HOTEL UNIVERSITY BOLOGNA


  里米尼與博洛尼亞之間的火車服務,來時坐上intercity,行車時間一小時八分鐘,返回則坐上高速火車,時間五十七分鐘,快了十一分鐘。這段路雖有高速火車行走,可是快不了多少,主要原因相信是火車路軌幾種火車共用。
  城際火車行走的距離較短,高速火車可以去更遠的地方,建造時已考慮這點,共用能減輕成本,不似一些產能過剩或只追求物質的國家和地區,高速火車一定要另建路線和獨立一個火車站,造成重疊的浪費。
  博洛尼亞火車站非常繁忙,乘客通路擠滿了人,一時間並不能分得清哪裏才是出口,幸好剛到達前往第一個目的地時曾在這裏停留一個小時,略為知道應往的方向,才勉強經樓梯將行李搬到地面的一層。並不是沒有升降機,而是要等的話,可能要花上十五分鐘,見只得一層,動作要快,因為想盡快離開人多的地方。
  博洛尼亞我們選擇住在HOTEL UNIVERSITY BOLOGNA,照片影出來漂亮得多,離火車站約十至十五鐘路程,經過火車站廣場後可走在全是騎樓底的行人路,落雨也不怕,然後往左穿過幾條街,在一間中餐館的路口轉右就可見。有點靜中帶旺,附近就是大學區,往前再走五分鐘已是市中心,旅館和周圍的環境十分配合,帶點韻味的陳舊,好像不是我們所期望,不過最好的地方就是樓下街角有一間餐廳,價錢適中,設裝飾較整齊的小廳,另附長板櫈的大眾飯堂,至於地庫一層別有天地。

星期二, 12月 12, 2017

離去


  最後一晚在聖馬利諾,天色開始轉為多雲,間中有幾滴雨灑下來,氣溫亦下降至只有十多度,幸好衣服尚算足夠,不覺得太冷。
  第二天準備離開,早上先到街上散步,今天也不是假日,遊人尚未到來,有點冷清。想起第一天初踏足這裏人山人海幾乎擠不進,那時心忖都唔知點算,幸好熱鬧過後享受了兩天寧靜,如今要走了,路上沒有太多人,見幾個學生走進小商店買早餐後邊走邊吃,清潔工人在廣場上打掃,似乎到了現在才真正認識這裏的另外一面。
  好像收起了熱情的臉孔,以冷淡來回應離去的傷感,其實也許沒有甚麼,只不過總想留下難忘的回憶,匆匆而過亦感受了冷熱,正是最令人難忘。
  返回旅館收拾行李,和旅館職員道別,感謝預留了最美麗的房間讓我們享受幾天假期,之後乘巴士返回里米尼,然後乘火車往下一站——博洛尼亞。

星期六, 12月 09, 2017

羅馬新聞

  兩則關於意大利羅馬的新聞,一則為羅馬而生,羅馬也被他所造──巴洛克藝術大師貝尼尼三大經典代表作,介紹了貝尼尼幾件作品,其中只有博爾蓋塞美術館要收門票,其餘都是免費就可近距離欣賞。
  博爾蓋塞還有其他貝尼尼的作品,包括《大衛》,《被擄掠的珀耳塞福涅》,兩尊《希皮歐內.博爾蓋塞樞機的兩件半身像》,屬同一個人,睇真就知有分別。另外還有《羊型阿瑪爾忒婭》和《埃涅阿斯、安喀塞斯與阿斯卡尼俄斯》等,更有拉斐爾的名畫,收費一點也不貴。
  至於另一則義大利的金雞母:免費參觀的萬神殿,該收門票嗎?,報道了萬神殿正計劃收取門票以幫補羅馬政府以及維修支出,不過最好就是不收門票了,讓全世界都能開心遊羅馬。真係要收的話,三歐元也屬合理,可是在哪裏安裝售票處呢,這才是難題。

星期五, 12月 08, 2017

一歐元


  聖馬利諾同樣使用歐元,但硬幣發行量少,所以都成了收藏家收集的興趣。其中一天購買幾件手信時,找續找來幾個簇新的一歐元硬幣,初時沒有留意,及後回到旅館仔細研究才知屬於這裏的硬幣,我們並不是收藏家,可同樣有興趣,於是留下一個作為紀念。
  至於郵票,中間廣場的郵局有專櫃售賣紀念郵票,我們雖然買了五個通用郵票,全用來寄明信片,當中只有一張屬於自己,郵票也集得一個。

星期四, 12月 07, 2017

聖馬利諾足跡


  為何喜歡聖馬利諾?也為何來到聖馬利諾?
  也許在二零一二年計劃到意大利時,在地圖上見某一個地方以粗線圍了起來,才認識這個國中之國,因為交通比較花時間,那時只好放棄,終於今天有幸踏足這個國家。
  這天是在這裏的最後一天,中午選在懸崖旁的餐廳午膳,嘗試小吃及薄餅,論味道未必及得上意大利,講風景確是首選,因為主要供應遊客,點菜十分隨意,沒有規定,例如薄餅可以兩個人點一個,餐廳懂得分開上,從這點也知他們識變通。
  走遍大街小巷,幾處地方都掛上「Libertas」(自由)的橫扁,大教堂和共和國宮要招待貴賓沒有開放,由於今天不是假期,遊人更少,通往纜車站的攤檔全部沒有開門,留下長長的木屋另有一番意思。下午再繞了兩個圈後回到旅館,坐在窗前看著雲層在天空變化,有時不一定要出街四圍走,坐在房中也可盡情享受慢下來的步伐,然後翻兩頁資料,重睇維基百科的介紹,才發現以為認識很多,其實錯過更多。
  例如:共和國宮內為何有林肯像,「聖馬力諾共和國曾授予美國總統亞伯拉罕.林肯為榮譽公民。林肯為此回信道,聖馬力諾共和國證明了『建立在共和原則基礎上的政府可以如此管理以使國家長治久安』。」
  為何意大利統一沒有將聖馬利諾包括在內?「十九世紀,在意大利統一運動的後期,聖馬力諾成為許多因支持統一而遭受迫害人士的避難所。為嘉獎這一支持,朱塞佩.加里波底接受了聖馬力諾共和國的願求,沒有將其納入到統一的意大利之下。」
  雖然曾留下腳印,現時補寫日記重睇之時,想再踏足之日也不知在何時了,。

星期三, 12月 06, 2017

睇預告片



  幾個月前經過電影院,見「東方快車謀殺案」的海報,那時想怎麼今天還有人拍阿嘉莎的電影,因為時代背景已經不同,長篇小說比較適合改編成二至四小時甚至八小時的電視劇,無論對白或人物,都能有較細膩的描寫。
  不足兩小時的電影,況且已有珠玉在前,如何改編已是難題,聽聞導演由英國才子自導自演,會否如預告一樣變成了動作片呢?
  記憶中海斯廷不只一次——《史岱爾莊謀殺案》和《高爾夫球場命案》——這樣介紹他的朋友赫邱里.白羅:

  一個不平凡的矮小男士!身高五呎四吋,蛋型的腦袋略微偏向一邊,興奮的時候眼珠子發出綠光,軍人型的鬍子僵僵硬硬,儀態非常端莊!他的外表整潔又時髦,他熱愛各種整潔的習性,一看到飾物擺歪,或者誰的衣服有灰塵,或略微凌亂,他就受不了,一定要加以補救才安心。「秩序」和「方法」是他的神明。他討厭足跡和煙灰等實質的證據,認為偵探不可能只憑那些東西解決問題。接著他怡然自得敲敲蛋形的腦袋,滿足地說:「真正的工作要在腦袋裏進行。小小的灰色腦細胞——吾友啊,隨時要記得小小的灰色腦細胞!」

  白羅也曾說這樣說自己:「……我的工作非常有趣的,是世界上最有趣的工作。」「甚麼工作?」「研究人的本性……」
  至於電影改編成怎樣睇過才知,但最不明白的是台灣版本或許有兩個譯名,赫邱里.白羅或赫邱勒.白羅,亞洲電視播映時同樣譯為白羅,但是今天上映的電影中,預告片稱為「艾喬柏賀」,百老匯院線介紹中寫成「魏柏賀」,至於為何如此,我們觀眾永遠也不會明白,或許用來表示和原著有所分別。
  今天屬智能電話的一代,睇超過十行字已嫌長,凡睇過原著再去看電影多數有一定年紀,喜歡動作還是睇書,留待讀者或觀眾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