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21, 2017

變色


  早幾年,上海想保留一些帶有民國時代的文化與建築,將一條多倫路改成「文化名人街」,初聞覺得新鮮,去過之後才知大概屬聊備一格,當地政府是否有心讓市民認識二三十年代時期的面貌值得存疑。
  這幾年每次去畢虹口區,離開時經過這裏三兩次,只覺大部分建築物外貌並不吸引,初時還有點規模,後來像日久失修變得破落,那幾個銅像幾對鞋印,對今天只顧拿著手機耷頭耷腦的年輕人來說,管他是魯迅茅盾郭沫若,他們更懂得政治風向,會說魯迅若不是「解放前」逝世,他就是第一個批鬥的對象。
  建築不吸引,舊居大部分重門深鎖或是門前放滿雜物,其他商店多售日常用品,只有一間「名著書店」像是賣舊書,正寫字線裝書看來不多,名著的意思大概是指今天罕有出版的書籍,因為也是路過,趕著去其他地方,所以沒有停留。
  至於三四層高的樓房保養更差,從外觀看似乎沒有人居住,窗前的露台似是裝飾,原本的模樣是否如此的確考起,因為通往露台沒有門,除非從窗口攀出去,否則唔知點出去。
  為何趕著離開多倫路,因為要去黃陂南路。黃陂南路以前屬法租界,為何印象深刻,因為初到上海展開紅色之旅,參觀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會址,會址就在附近,乘地鐵的話就在黃陂南路落車然後步行。
  今天那裏當然變了另一個模樣,由追求的所謂紅色,全部變成金色了。

星期六, 8月 19, 2017

關不住

  特區香港再次揚威國際,再度登上歐美報刊頭條,唔知咁叫唔叫輿論呢。
  星期四下午BBC第一時間報道了香港「衝擊廣場」案: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改判監禁,852郵報則刊登了紐約時報社評《紐時》:重奪公民廣場三子倘判囚勢成港歷史分水嶺 法院已受壓成中共工具部分中譯,原文Three Young Voices Versus a Superpower
  BBC新聞其中一段:

  律政司不滿判刑提出覆核,東區裁判法院裁判官張天雁9月駁回律政司申請,律政司繼而上訴高院。在此期間,黃之鋒與羅冠聰已服刑完畢。

  報道中指改判,但黃之鋒與羅冠聰已服刑完畢,今次「改判」,是否等同加刑呢?
  另外,「黃之鋒說在入獄前夜:在獄中會好好讀書」。沒有錯,牢寵關不住追求自由的思想,既然躲也躲不過的時候,趁機讀多幾本書。如果夢想與理想因坐牢而消失,那麼這些絕對不是理想與夢想。

香港法院改判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入獄:你要知道的六件事

星期四, 8月 17, 2017

智能電話惹的禍



  記得初出手提電話時,那個電話像水壺,每次見到使用的人都喜歡一邊拿著個水壺一面大大聲,驚死無人知道佢講緊電話。
  漸漸科技進步,電話愈出愈細,功能更多,由手提電話變成智能電話,除了通電話之外,更可上網打機傳短訊,科技是進步了,但人好像愈來愈忙,無時無刻無個電話唔得,或許有一天,個智能電話就裝在眼前,不再需要用手撥,如霍金一樣,利用眼球的轉動就可控制,幾方便。
  科技的進步無非為了減輕勞力的付出,但係同時亦剝奪了人類其他本能,一心又怎可能二用,跌在水池碰到路牌事少,萬一搞出人命連累別人,那麼科技無論怎樣進步都是害人害物。
  究竟智能電話令人更輕鬆?還是令人更忙碌?結果更可能令人付出沉重的代價。

星期二, 8月 15, 2017

湯丸與雲吞


  印象中上海的湯丸略大,餡料大多是芝麻花生碾磨成粒粉包在糯米粉內,亦有豆沙等,這些小食主要都是講手工,加一點技巧,簡單而美味。
  製作小食講究閒情,以前生活以農耕為主,農忙沒有時間,收成後慶祝一年來的辛勞,同時亦寄望明年,所以弄食物特別有心機,包含色香味。
  不過近年想在上海吃到美味的小食,似乎比較難找,看來原因也和香港一樣,舊的房屋大部分已經拆掉,能夠維持傳統手工的老師傅也沒剩下多少,再加鋪租貴,賣幾粒湯丸幾塊葱油餅幾碗油豆腐粉絲才能足夠付鋪租維持生計,隨著新商場落成,食店已被大財團連鎖店壟斷,食以傳統小食逐漸淘汰。
  十元八塊一碗湯丸,想追求的不是美味,而是希望仍有湯丸的味道,可惜有點失望。至於在另一小店所吃的雲吞,可以用只能吃飽來形容,其他一切欠奉,也許來自其他省份的勞工或連鎖店來到上海追求溫飽的結果。

星期日, 8月 13, 2017

梯田


  偶然在CUP看了一篇迷失在龍脊金坑梯田,想起了數年前曾遊覽的龍脊梯田,找來兩張照片,攝於匆匆而過的第一次,第二次再來時已經有些變了樣。
  那天拍攝時天氣並不佳,又不是插秧季節,田中沒有水,不能見倒影更沒有嫩綠,但那種波瀾壯闊開天闢地那種艱苦依然難忘。
  第二次再去時,已有汽車通至小寨,雖然一切只為旅遊業,對當地瑤族人來說的確多了收入來源,但不要忘記他們也要付出沉重的代價,既要付建設費用也要付出體力,幸好同胞對農田的興趣不大,大部分一天來回順道而遊,對當地破壞不算最大。
  想再去一次,不過只怕再吃不消走那些山道。

星期六, 8月 12, 2017

送佢一程

  今天星期六,早上學人睇報紙,首先睇份免費報紙,頭條屬港聞,報道專家最新評估 破壞屬「毀滅性」 九寨溝勝景難復原貌,另一份好像屬於同一機構的報紙中國新聞以這則九寨勝景面目全非 自然遺產難復修排在頭條位置,內文第一段最後兩句交代了當地情況,「地震死亡人數昨天增至二十四人,四百九十三人受傷。」
  愛國報章文匯報內地新聞也報道了九寨溝地震,九寨居民擠帳篷等回家,內文也沒有詳細說明九寨溝地震之後的情況,只大概說了「漳巴鎮有二十九個安置點,共安置八千多名受災人員」,另外十七個鎮「設置安置點二百四十九個,臨時安置群眾二萬三千七百七十七人」。
  連在特區香港一份知識分子大報也以「九寨景毁 專家倡不修復 指不應改變自然 或有新風景出現」為題報道地震消息,已經知道全國——注意是全國——統一了如何報道九寨溝地震消息。
  值得注意,二十九個安置點共安置了八千多名受災人員,即是一個安置點大概安置了超過二百七十五人,而另外十七個鎮的二百四十九個安置點中,大概每個安置近百人,才可臨時安置二萬三千七百多人。至於當地交通,房屋,糧食,食水,人及家畜,大自然環境等所受的破壞如何,新聞中再沒有詳細報道了。從幾份報章中所報道的新聞取態,給讀者的印象就是一切就好像已經回復正常,地震只是對旅遊勝地造成毀滅,對其他並無太大影響。
  十九才子——並無貶意——在他的面書上再寫一篇長文【再次邀請你耐心看完這篇長文及覽閱此一名單】,講印刷媒體包括報紙不應被淘汰。沒有錯,報紙不應該被手機打敗,但每一次看見報紙這樣報道新聞,請問報紙存在還有甚麼價值?今天特區香港的所有報紙根本就是跟隨大陸的資料來源與取態來報道新聞,反正內容一樣,倒不如買份愛國報紙來睇,起碼給人的印象自己也像個「愛黨愛國」的人,將來批鬥時也不用解釋。
  十九才子講得一點也沒有錯,日本人確是世界上優等民族,二十一世紀電子化時代,但印刷的報紙依然直排,連排版軟件與供電腦或智能電話打字都有直排原稿紙的版本,思想與制度可追隨西方,但使用漢字絕對傳統。
  特區香港的確還需要紙張媒體,每個讀者都知道,只有「辦報的人」不知道,既然他們自取滅亡,廣大讀者只不過送佢一程。

星期五, 8月 11, 2017

外灘


  每次到上海都會經過外灘,第一次到上海之時的確覺得這裏才是上海的精粹,沿黃浦江邊的殖民地時代的二流建築,十六鋪碼頭的熙來攘往,蘇州河邊的小舟帆影,那時應該是八十年代,雖仍帶點共產主義的味道,但仍有那一份滑頭與純樸。
  今天完全紙醉金迷,可絕不是上世紀三十年代那種韻味,而是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個極端,除了覺得金錢萬能,更是萬惡,將三十年仍殘存在這三十年間徹底摧毁,剩下來就只有絕不是夢的所謂夢。
  黃浦江上十六鋪碼頭不見了,為治理污染,蘇州河也禁止通航,偶然見幾艘內河船經過,像點綴那曾經擁有,但又難回到昔日的時光。
  燈光也許依舊熣燦,天空可仍是一片矇矓,活在沒有明天的都市,夢與夢想也有明顯分別,今天連發夢的自由也給奪去,難怪夜色帶有怪異的色彩。

星期四, 8月 10, 2017

有咁嘅人

  前兩天地鐵接連發生故障,阻礙行車時間,單是等上車可以等十至十五分鐘都未必一定可以上車。運輸工具每天行駛,偶然發生故障難免,奈何特區香港的地鐵公司並不是以運輸為正業,每次發生故障延遲行車時間都有「正確」解釋,責任好像不屬於地鐵本身。
  地鐵故障乘客投訴本來沒有對錯,最奇怪特區香港竟然有一班讀過書識幾個字的人走出來替地鐵開脫責任,昨天無意中在網上看到一篇與英國鐵路相比,港鐵水準已屬超班,可謂奇文共賞。
  不知是否讀多幾年書就會自命高人一等,作者所講的是甚麼邏輯?特區香港地鐵故障致交通受阻,與英國鐵路有甚麼關係?真係諗極都唔明。地鐵故障是一件事,英國鐵路不準時是另外一回事,兩者如何相比?如果真的如作者所言「說到底,香港市民實已身在福中;港鐵服務固然不是完美,惟較諸其他地方,水準還是相當超卓。就以先進發達的英國為例,當地鐵路服務之惡劣堪稱有口皆『罵』。」那麼的確是特區香港之福,但為甚麼要和英國比較呢?
  中國人也許就是這樣,每當發生天災人禍的事情時總喜歡和更差的人相比來安慰自己,例如特區香港發生了傳染病,死了三百人,這位作者就會說死了三百人已經不算差,某一年歐洲發生流行性感冒,整個歐洲就死了幾千人,所以特區香港已經非常幸福。
  咁即係點?
  是否特區香港地鐵故障,但服務仍比英國好,所以就應該體諒香港地鐵?萬一這個邏輯成立的話,那麼特區香港無普選,已經比那些獨裁極權國家唔知好幾多,因為人家根本無得選;特區香港有高鐵都唔知幾好,好多地方都無呀……
  特區香港再沒有人睇報紙或直排的中文不是沒有原因的,有這些高智商的高級知識分子講中國式的邏輯,將來中文成垃圾也是必然的事了。

星期三, 8月 09, 2017

名物


  廣東有許多點心與糕點,同樣上海也有,款式與製作方法都有不同,不過似乎大部分都追不上時代的變遷,包括保存與包裝。
  日本最懂得將這些糕點包裝,設計一個美麗的包裝盒,能夠好好保護糕點在運送過程中免受損壞,就連這個包裝盒的外觀也令人一睇就知是何處的產品,不用多介紹,間中亦見盒底有詳細講解,令人印象深刻,每次經過同一個地方都會記得那裏所產的名物。
  上海的糕點款式亦多,酥皮講手工,製作顯心思,但是對於食物太豐富和講健康的今天,太甜與太油往往容易令太多人卻步,就算勇於嘗試也只能一個起兩個止。至於外賣的包裝,很多時都不敢恭維,那個包裝盒除了印刷上多了顏色之外,外型與物料依然幾十年如一日,盒外有時會滲出油漬,綁上一條彩色的尼龍繩,雖然的確符合環保角度,但賣相則欠奉。
  城隍廟外的一間餅店,除了有新式的麵包西餅,亦售傳統糕點,外表與顏色十分吸引,也許與糕點本身無關,而是自己無論年齡與心態都已改變,除了觀賞之外,再無嘗試的心情。

星期二, 8月 08, 2017

「共享」


  今天的共產中國每天都有新事物,以智能電話交易,開車時開啟GPS(共產中國系統)跟隨地圖指示行車,收取賬單都以智能電話內的通訊軟件等,連一些在外國才開始幾年的「共享」也在中國興起,包括單車。
  本來中國有單車王國之稱,可惜自從三十年前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在世界上富強起來,由發展中國家搖身一變成了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超越了日本,終於吐氣揚眉,但不要忘記,中國約有十四至十五億人,日本只得一億三千萬左右。
  所謂共享並不新鮮,共產也包含共享的意思,但共享這個中文有點奇怪。公園每個人都可以去,不會稱為「共享園」,如果真的稱為共享園必定有另一個意思。公用已有公共使用的意思,為何今天叫「共享」,相信由英文翻譯過來。
  可惜一切無論本意出發點在外國都是好的,但一來到中國,也必定橘越淮而枳(見南橘北枳)變了質,最終都會無疾而終或充滿共產中國的特色。
  上海也有公用單車,只要利用智能電話的程式解鎖便可使用,至於要否收費,因為無想過使用——主要原因上海車多——沒有太留意,結果胡亂停用有之,不守交通規例有之,因為有些遊客將單車當成自己所有,去到邊停到邊,或是明明標示單車不可通過的橋樑與隧道,遊客都想冒死駛入,每次都要勞煩警察喝止。再加上中國人特別自私與沒有為他人設想的觀念和幾十年來對簡稱共產的認識,那會愛惜公共財產,結果幾乎可想而知。
  不過有些事情也不用太悲觀,求變之中未必每次都正確,很多時都會走冤枉路,無疑勇於嘗試正是他們所不懼,總好過特區香港已經荒廢了二十年,仍抱著當家作主卻跟隨主人的心態,再過三五七年連法治都失去林鄭上天堂之時,特區香港除了洗錢之外再無利用價值。